2009/3/19

靜靜的滾了



樂團嘶吼的聲音在音箱裡放肆的傳送
透過耳機
解放禁錮的靈魂
還有那口想大聲狂叫卻被貼上膠帶的嘴巴

三房空間裡懸浮著防衛與突破的氣氛
餐桌上擺著氧化的蘋果
黃澄的表面鍍上淺淺的憂鬱
有點藍有點黃
接不上調的聲音此刻響起
分歧了
卻也順服在愛的呼喚裡

於是除了音樂
還有一條沾滿油漆的牛仔褲
那是無聲革命的不在場證據
仿佛證明一個人的信心也跨越得了椰林沉澱澱的空氣
從此開始屬於自己的單體旅行
也許等到某年 飛向日不落的北方國度
時差幫助自己在暈眩沒有裝備下
找回了迷失在時空隧道裡的愛人力量

3 則留言:

  1. Nice picture.

    See you soon.

    Juan Antonio

    回覆刪除
  2. hello... hapi blogging... have a nice day! just visiting here....

    回覆刪除